沙鼠吱吱吱

说一说为什么我们反对一键转载。

盐罐子:




2018年3月2日补充最新内容:


这个贴发这么久了,看到很多朋友还是搞不清转载的含义,甚至分不清【转载】和【分享】的区别,在评论区解释太多次了,最终还是决定增加一个比较直观的解释:




推荐(小蓝手):可以。


喜欢(小红心):可以。


转载(箭头)—— 转载到其他平台(微信、微博、QQ空间等):可以。


转载(箭头)—— 转载到我的LOFTER(我的主页):不可以。




电脑版(打钩是可以,打叉是不可以)





手机版(打钩是可以,打叉是不可以)







--------------------------------------------------------------------------




2017年6月9日补充最新内容:


由于这篇文章发表后引起积极的讨论,很多人都向我询问了关于lofter知识共享协议的相关问题。


这里我要再次强调地说一下。




1. 每次我们用电脑端发文章时,左下角可以选择的那个就是【LOFTER知识共享协议】


如图:








2. 关于这六个协议,官方有明确说明,见:http://www.lofter.com/CreativeCommons







3. 其中第一条,如下图,很详细地说明了在lofter平台内最高级的版权保护协议内容。


从内容中不难看出,官方的意思是:即使是最严格的版权保护,别人依旧可以不经原作者同意,下载并二次发布他人原创作品,唯一对原作者的保障只有系统自带的署名和原文链接。


而这不管从哪个意义上说,都仍然是“非授权转载”。





4. 经实测,这六条共享协议并没有从技术层面对作者产生实际意义的保护。


说直白一点就是单纯好看。


即使是明确说明“该他人不能对作品做出任何形式修改”的【署名-非商业使用-禁止演绎 (by-nc-nd)】协议,依旧可以非常轻松地进行转载并对原文进行随意修改(不相信的可以自己去试一试)




我不知道可修改这件事是不是官方的bug,我只知道,即使是修复了这个bug,让转载变得无法修改原文,一键转载是无授权行为的实质依旧是不会改变的。


官方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就是允许非授权转载。


这也是作者们这么多年来屡次向官方要求下放授权不被理睬的原因。


评论里有人说“所以说这么多就是把一键转载的权限下发给po主就能解决的事?”


没错,就是这样,但官方态度已经很明确了,是靠不住的,是不能指望的。作者们与LOFTER的沟通交流甚至是投诉建议已经断断续续地闹了好些年头,不是没有尝试过让官方改进,是官方已经明确了态度。


所以我罗里吧嗦写这么多不是为了让官方如何如何,而是只能转而诉诸于各位用户的自觉性,希望大家了解一键转载的实质,并谨慎使用。


谢谢。






--------------------------------------------------------------------------


★致网易LOFTER平台的读者,说一说我为什么反对一键转载。




关于我为什么长期反对使用“一键转载”功能的原因,很多人私下里询问过我。


每次都是单独解答这个疑问,没有公开阐述过。现在把这个问题详细说一下。




一个很重要的概念首先提出来——我们反对的不是“一键转载”,而是“强制无差别、无授权开放一键转载”的霸王条款。




2013年我被朋友拉去开了网易轻博客,那时候LOFTER还不叫乐乎,只是个刚刚开始吸引创作者的博客平台。


记得当时LOFTER标榜的就是致力于保护每一个创作者的权益,哪怕是再名不见经传的作者,都可以在这里拥有一片自己的园地。可以给每篇作品设定不同的产权标识,还可以添加作品保护。这在当时是非常让作者们惊喜的。


然在使用过程中,一些问题渐渐地暴露了出来,其中让我感到最苦恼的就是LOFTER的一键转载功能。


(早期叫“一键转载”,后来改叫“转载到我的主页”)




这个功能在读者和作者群里有着完全不同的反响,甚至在作者群体内也有不同的声音。


有人认为,文章能够被“一键转载”是读者所给予的最高的褒奖。这一点我不否认,毕竟能够被转载到主页上,应该是非常喜欢了。而且转载文章可以再给文章加一个点的热度,即小红心+小蓝手+转载=3点热度。因此很多读者会用这种方式对作者表达爱意。




但是这个功能给作者权益带来的侵害可能远大于爱意。




首先说说“一键转载”这个功能的实质。


其实就是【复制+二次发布+附上原文出处】的行为,而这种行为实质上是【无授权】的。


(“一键转载”把这个行为简化为一键完成,大大方便了这种无授权行为的发生,在某种程度上带有鼓励的意味)




很多人以为,转载时系统自动带上原地址就算是“授权”了,我认为这是有歧义的。


“授权”意味着“经过原作者同意”,而Lofter的一键转载,根本不需要经过作者同意。






“一键转载”这个功能从根本上说,等同于“在lofter平台内,所有作者强制、无差别开放转载授权”的霸王条款。




那么,这个霸王条款存在哪些隐患呢?


(这里主要阐述切实伤害到作者权益的部分,至于某些用户自己不产出,主要靠转载来蹭活跃度造成原作者不快的这类影响,暂不讨论)




· 首先,“一键转载”是无法关闭的。完全无视作者的意愿。同时也对文章的性质不加任何分类,全面强制开放授权,而并不是所有文章都适合被转载。


一些文章,我认为是比较合适开放转载授权的,例如教程贴、干货贴、资源帖等。本身作者写这些出来就是为了能传播出去,让更多人看到。其中资源整合、资料文献整理的文章,也不能算是发布者的原创作品,因而这类文章被转载我认为是合适的。又或者是玩接龙、拼文的太太,在小群体内互相开放转载也是完全OK的(这种可以视为作者已授权)


但还有一些比较私密的创作,例如小范围内分享的兴趣爱好,随笔的心情日记,或是送给某个朋友的贺文一类,被转载出去着实叫人感觉有些微妙了。




· 其次,“一键转载”到别人的主页时,虽然系统会自动带上原地址,但转载人是可以在原文里进行修改的,且毫无难度(被转载走的文章并不是生成了图片,或是不可修改的文件,而是单纯的文字档)。也就是说,只要我愿意,我就可以在转载别人文章时随意增减内容,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依旧像是我转载了原文的样子。而原作者对此无能为力,甚至毫不知情,毕竟没有人会去逐个检查别人转载时有没有修改。


虽然我相信大部分读者转载时的动机都是单纯的,是出于对作品的喜爱,但由于同人圈人际关系复杂,很难保证不会有人钻这个空子,反过来对原作者造成伤害。毕竟往饼干里夹针、寄刀片这种事都会发生,更不要说篡改原文了。(这里可能有人认为我是杞人忧天夸大其词,这里举一个实例,之前我公开怼某雷文平台的时候,有人私信跟我反映,有些人为了挂对家的太太,不惜修改、拼接太太的文,甚至直接给太太的清水文加了一段肉。讲真这世界上神经病可能远多于你的想象。)




· 第三,也是比较明显的一个问题:就是当一篇文章被转载走之后,实际上它的管理权就已经不在原作者手中了。它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微博的转发,实则是不折不扣的“二次发布” 。原文的重新编辑、修改或是删除,都不会影响到被转载走的文章,也正是因为这一特点,很多读者喜欢用转载的方式存文。


这里我要重点说一下,虽然大家都不希望自己关注的作者删除文章,但归根结底,作者是有权利删除(或修改)自己所写的文章的,也有权利不让自己的作品再在网上出现。而“一键转载”这个功能无疑是直接明目张胆地剥夺了这个权利。




那么就有人要问了,如果我非常喜欢某一篇作品,又担心原作者删除,想永久保存怎么办?


红心点太多,想看某篇文的时候找不到怎么办?


这里我提供两个比较好的方案:


①右键复制黏贴到自己电脑里的txt文档(并在任何情况下不进行公开、分享)


②如果嫌自己做txt太麻烦,也可以在“一键转载”时选择“仅自己可见”(且永远不进行公开)


总结来说,只要不形成“二次发布”的客观事实,自己收藏起来想怎么看都可以。


(PS:这里指的“都可以”是从保护作者权益的角度,单纯私人收藏是不侵害原作者权益的。不代表所有作者都喜欢被人转载到“仅自己可见”,因为即使是转载为“仅自己可见”,作者仍然会受到转载的提示。有一些作者甚至也不喜欢被人复制粘贴到txt。但这些都只是作者私人情感的层面,不做讨论,读者如果足够尊重原作者的感受,也可以多询问下作者的意向)




现在我不仅把禁止无权转载直接写在lofter的个人简介上,而且连每一篇更新的最后都会写标明禁止转载的注意事项。


即使如此,仍然无法杜绝被转载的现象。只能靠大家自觉。


关于这个问题,我不止一次向LOFTER提过建议、发过邮件、私信,在微博上也艾特过,希望能更改成每篇文章单独设置是否开放授权,但完全没有任何回应。




当然我并不是要指责这些转载的人,他们大多是并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问题,也没有看到我写的声明。其中一些还特地写过私信来跟我道歉说明,非常感谢这些读者朋友的理解。


但有时候打开lofter通知,看到文章又被转载,真的非常破坏心情,也非常消磨写作的热情。




希望看到这里的朋友能够谨慎使用“一键转载”,使用前多看一眼作者有没有相关说明,如果作者没有禁止转载或者欢迎转载,我认为是可以转载的。


但如果作者明确表示不希望转载,也希望大家能够体谅作者的心情。




再次感谢大家,感谢每一个看到最后的朋友。


也感谢大家这些年在LOFTER送给我的小红心和小蓝手,有你们的鼓励支持,才有不断创作的我。


愿未来长久相伴。






PS:最后说一句,本篇文章单独开放转载授权。希望能让更多的人看到。谢谢。







copyright©2013-2017.SALT-SHAKER.All Rights Reserved



我有特别的找回记忆的方法

发布了长文章:我有特别的找回记忆的方法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我有特别的找回记忆的方法》

[唐毒唐][bg]蛤蟆精毒哥和奔放炮姐的故事

写在前面:


这是个蛤蟆精毒哥和奔放炮姐的故事,我本来就是脑洞想写个蛤蟆成精的五毒而已。基本人设就是五毒那地方人烟稀少深山老林蛤蟆好成精,然而成精的毒哥对人类社会了解太少,大部分常识是炮姐教的,包括上床也是。没有更细的人设了。


我是取名废,看名字觉得出戏的不要怪我,可以自行替换各种高大上傻白甜逗比名字,请随意!


人老就爱傻白甜,很多老梗请勿见怪。各个故事相互独立,并没有前后文剧情关联。


我不懂川话,求谁能把炮姐的话改成川话版,尤其骂人那段?


没有肉,我是拉灯小能手。


========================================================


part 1.


唐断腿喜欢曲呱呱,特别是夏天尤其喜欢。


蜀中的夏天潮湿闷热,嘉陵江翻腾的水雾和唐门遮天的竹林也搞不定这见鬼的天气。这种时候唐断腿没有任何心思接单杀人,她在江边自己的小屋里把衣服扒了个溜干净,赤条条地张开四肢像八爪鱼似的趴在曲呱呱的肚皮上不肯起来。


曲呱呱的肚皮光滑柔软皮肤又嫩,整个人的体温哪怕在夏天也是冰冰凉凉的,贴上去那叫一个舒爽!唐断腿都恨不得在上面挥笔写上"避暑圣地"四个大字了。


哦,忘了说了,曲呱呱是只成了精的玉蟾。唐断腿趴肚皮这个体位,是建立在他现出原形的基础上的,不然就算是曲呱呱化成人形比唐断腿高点儿,肚皮总归还是不够大的。


又是一个闷热的下午,一人一蛤就在屋子里百无聊赖地趴着。作为一只蛤蟆,即使是成了精的大号蛤蟆,曲呱呱对于肚皮朝上四脚朝天也总是不太习惯,午睡不久便醒了。唐断腿趴在他肚子上睡得正香,梦里还要时不时在他肚皮上使劲儿蹭蹭,一脸满足的样子。


"嗡——"


唐断腿天生对于蚊子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这样脱光光放在那里,在蚊子眼中更是一顿大餐。当然了,在曲呱呱眼中,蚊子也是美味。


外面的蝉叫得有些吵,要不要哪天也去吃点呢?没吃够的曲呱呱舔了舔舌头思考着。


于是没有蚊子打扰的唐断腿在曲呱呱身上睡得更香了。


【END】

=================================================================


part 2.

"呱呱,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吗?"唐断腿有一搭没一搭地拽着曲呱呱的裤腰带边玩边问。


"哪个第一次?"曲呱呱的裤子被她拽得起伏不定,连带着曲呱呱自己也有些心神不宁了起来。


"还有哪个第一次?!"唐断腿的柳眉立了起来,"就是我机关翼坏了掉到江里被你救了的那次。"


"哦,记得。当时还不敢现出原形,只能用人的样子拖着你游泳,累都要累死。"曲呱呱嘴里说着,脑子里却想起了当时唐断腿被江水打湿的衣服紧贴在身上显出惹火曲线的画面,表情便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对,害我呛水呛了个半死,然后你就把我衣服都脱了要晾干……"唐断腿回忆着。


"你醒了之后我被你打得差点没看见第二天的太阳。"曲呱呱接上了她的话。


曲呱呱作为一只潜心修炼多年几乎不问世事的玉蟾精,本来是对人类的男女之事一窍不通的。那个时候他只知道蛤蟆跟蛤蟆怎么繁衍后代,而且,蛤蟆哪有穿衣服的?所以他一直以为人类穿衣服就是为了保暖,或者吓唬人,就像有些蛙类也会长出五彩斑斓的皮肤来证明自己毒性强烈,以此恐吓天敌一样。


所以当时他理所当然地扒光了唐断腿,并且忘记了需要给自己幻化出一身衣服来。天地良心,他绝对没有对面前的裸女产生一丝一毫的非分之想。


当然,这个场景看在唐断腿眼里意义就完全不同了。她睁眼看见的是一个【裸男】,虽然是长得不错皮肤很白身材也挺好的男人,但毕竟还是个【裸男】。而且再看看自己也是【全裸】。


那天唐断腿千机匣里的暴雨梨花针差点要把曲呱呱从蛤蟆钉成了刺猬。


但那只是当年而已,现如今曲呱呱和唐断腿已经数不清共赴巫山多少次了,唐断腿当初赤身裸体的画面又浮现在了现在食髓知味的曲呱呱脑海,他的裤子里不可避免地支起了帐篷。


唐断腿发现了曲呱呱裤裆里的变化,坏笑着从他裤子侧面的开口处摸了进去,手指若即若离地掠过腹股沟,挑起更大的火之后却又离开了,笑嘻嘻地看着曲呱呱。


"说,你是不是跟别人还有第一次?"唐断腿抓住曲呱呱的双手阻止他摸向自己,一脸‘你要是不肯说就自己睡’的表情,戏谑地看着他。


"哪有什么别人。"双手被制的曲呱呱满脸委屈,水汪汪的大眼眨巴着望着唐断腿,她觉得自己简直被望进了心里。


"那其实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曲呱呱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唐断腿的面颊,惹得后者因为痒痒而笑了起来,明媚的笑容让摇曳的烛光都有些失色。


"哦?哪次是第一次?"唐断腿有些好奇,自己刚刚遇见曲呱呱时,总觉得这人哪里不太对头,看他平时衣饰打扮像个苗人,可就算是五毒教再避世隐居,作为一个成年人,他的表现也实在是显得太与世隔绝了,对许多事物都很懵懂。直到后来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倒是恍然大悟。只是没有想到曲呱呱在单纯的修炼生活之外,还会有和自己相关然而自己却不清楚的事。


"嗯,那时候我刚刚能化成人形不久,你也还小,最多五岁。"曲呱呱想了想,用手比划了一下桌子,"也就……这么高。不知道偷拿了谁的机关猪出来玩,失手掉到湖里捡不回来就坐在湖边哭。"


"还有这事儿吗?!"唐断腿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挑起了眉毛,“我怎么从来不记得?”


"嗯。。。"曲呱呱皱眉思考了一下,“那是不是当初你答应我的事也不记得了?”


“我答应你什么了?”唐断腿更加茫然了。


“答应了嫁我啊。”曲呱呱单手拄着下巴回忆着,“唔。。。当时我听说嫁人之后就是两个人一起吃好吃的一起玩儿,想想也不错,就问你肯不肯了。你肯嫁我我就帮你去捡回那只机关猪。”


“我答应了?!!”唐断腿的眉毛挑得都快要到发际线了。


“呃。。。一开始没有。你当时说只能嫁家里人,就像你奶奶嫁给你爷爷,你娘嫁你爹似的,所以你要嫁给你哥。”曲呱呱努力思索着,“不过你不答应我就不帮你捡猪,后来你只好同意了。”


唐断腿张着嘴楞了一会儿没说话,她努力地捕捉着儿时的记忆碎片,恍惚抓到了几片影子,但却记不真切了。“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我捡回了猪给你,你。。。你。。。”说到这里曲呱呱结巴了,面上一红。


“你什么你,后来呢?快说。”唐断腿的好奇心完全被勾起来了,她想不出自己当年会是个什么反应,“我没揍你?”


“你亲了我一下。。。”曲呱呱的脸更红了,“我被吓得变回原形跳进水里跑了。”


唐断腿楞了两秒钟之后爆发了大笑:“哈哈哈哈哈哈被吓到?亲一下也会吓到?”


“反正当时感觉很慌。。。诶你别笑了。”曲呱呱回想自己当年的糗事还是觉得很尴尬,唐断腿的大笑让他更尴尬了。


显然,唐断腿完全没有理会他的尴尬:“哈哈哈~~瓜娃子~~亲一下也会吓到~~瓜娃子居然以为嫁人就是一起吃和玩儿吗~~哈哈哈我要笑死了~~亲一下就吓到了还要别人嫁你吗?”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有天晚上有人在湖边说悄悄话,一个瓜娃子对另一个女娃子就这么说的!”曲呱呱愤愤地辩解着,“我那时候怎么知道嫁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现在呢?”唐断腿突然伸手揽住了曲呱呱的脖子,在他唇上印下一吻,“现在你知道了吗?”


“唔。。。”曲呱呱想了想,“我忘了,你可以再教教我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微笑着与唐断腿对视了片刻之后吻了回去。两人吻得如胶似漆,躯体也纠缠到了一起。。。


嗯,今夜春光无限好。


--------------------拉灯分割线-----------

事后。


曲呱呱的手搭在唐断腿的纤腰上,浅笑着看她揪着自己的一绺长发,用发梢在曲呱呱胸前扫来扫去,时不时挑逗着胸前的两点,他还挺喜欢这种麻痒的感觉的。


突然,唐断腿好像想起了什么,猛地抬头看着曲呱呱,看得后者心里一阵发毛。


“怎么了?”曲呱呱不解地问道。


“我突然想起来,我哥小时候总说有蛤蟆精要吃他。是不是你干的?”


“咳咳,今晚。。。今晚的月亮真圆呐!!”


“今天初一!别跑!!”


——扑通!


“曲呱呱你有本事别下水!!”


【END】

============================================================


part 3.


曲呱呱不喜欢冬天。


唐家堡的冬天不像雁门关外北风呼啸千里冰封的,可虽说是南方,冬季里对于曲呱呱来说,终归还是冷的。过了中秋之后,天气转得更凉些,曲呱呱便逐渐变得昏昏沉沉的,整天趴在被窝里连手指都懒得动一下,对于唐断腿或隐晦或明显地挑逗都提不起兴趣,这让唐断腿很是不满。


“喂!你小子是不是外面有人了?”这天,唐断腿百般挑逗曲呱呱均不奏效,一气之下抬脚把曲呱呱踹下了床,“天天就知道睡睡睡,要死咯?!阳痿啦?下面那根没有用我帮你切了啊??”


曲呱呱没有回答,他蜷缩在地上,冻得打了个哆嗦,干脆现出了原形——一只硕大的,浅黄的玉色蟾蜍。曲呱呱蹬了蹬后腿,却能没跳上床,干脆也懒得再跳,四肢并用爬上了床钻进被子里不肯出来。


唐断腿撇了撇嘴,又踹了裹在被子里的曲呱呱两脚,见对方还是没反应,眯起了眼睛,一把抽下头上的簪子,掀开被子往曲呱呱屁股上稍微用力捅了下。


“哎哟!”曲呱呱总算有了点反应,眼泪汪汪地看着唐断腿,“干,干什么?你就不能不折腾我吗?”


“干不干?”唐断腿微微扬起下巴,半眯着眼睛威胁地盯着曲呱呱。


“求你了,我好冷,好困,让我睡吧,我冬天要冬眠的,我真的挺不住了。”虽说曲呱呱已经注意到了唐断腿那一脸的‘敢说个不字我就剁了你’的表情,但还是抵不过生理本能,只好出言哀求。


唐断腿几乎是从咬着的牙缝里挤出的话:“你睡吧,我去找隔壁老王了。”


“哦,好。”一听这话曲呱呱像得了特赦一般两眼一闭又钻回了被子里。

唐断腿的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高高扬起,不过后来拳头并没有落在曲呱呱身上。唐断腿坐在镜前仔细梳妆打扮了一番,推门走之前又看了一眼床上那团鼓鼓囊囊的被子,开口道:“我走了,我不要你了。睡死你吧!”


然而被子根本连动都没动。


唐断腿愤怒地摔上了门。


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的曲呱呱感到被子又被人掀开了,灌进来的冷风让他使劲儿地缩了缩身子。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变小点儿,快点儿变,不然我扎你屁股。”


好吧,曲呱呱无奈地满足了这姑奶奶的要求,变成了半个巴掌大小的一只蟾蜍。然而天气实在太冷,他整个过程连个眼睛都没睁。


渐渐的,曲呱呱觉得周围好像暖和起来了,床铺也好像变得柔软了,是春天到了吗?他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唐断腿高耸的双峰之间那道引人注目的乳沟。


“呱?!!!”曲呱呱被惊吓得脱口而出了一句母语。


“诶,你醒啦?”唐断腿正在吃酸辣粉,又烫又辣的粉丝汤下肚,热得唐断腿脸上出了一层薄薄的细汗,在跳动的烛光映衬下满面生光,红红的辣油沾在嘴上,显得双唇更加娇艳欲滴。


曲呱呱从唐断腿的领口看出去,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处境: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火盆,炭火烧得正旺,把寒气都驱到了屋外。唐断腿似乎是嫌热,只穿了一套单衣,自己被装在一个绒布袋子里挂在了唐断腿胸前,正贴在柔软的双乳上,唐断腿的体温隔着袋子传来,让他觉得温暖而又舒适。


“暖和了吗?”唐断腿指了指碗,“要不要喝点汤?更暖和。”


“呃,不用了,够了。”虽然闻起来很香,但是曲呱呱知道,唐断腿放辣子的习惯绝不是他能受得了的。


“你新买的?”曲呱呱看着火盆和新添的木炭问道。


“隔壁老王送的。”唐断腿翻了翻白眼,咕嘟咕嘟喝干了粉丝汤。


“哦。”曲呱呱没多说话,在袋子里动了动往上爬了爬,让自己趴得更舒服些。


“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唐断腿戳了戳袋子,不满地问,“我说了不要你了,你怎么不滚外面找个地方好好睡你的去?”


“我们没隔壁,也不认识姓王的。”曲呱呱抬头与唐断腿对视,“我能申请以后冬天晚上都这么睡吗?”


唐断腿撇了撇嘴,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没说话,站起来去刷碗了——还带着曲呱呱的袋子在她胸前。


曲呱呱突然觉得冬天好像也不错了。


----------------这是冬天暖房里事后的分割线----------


“呱呱,我们要不要生个孩子玩儿?”唐断腿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望着房梁思索着,“也不知道咱们俩能生出个什么东西来。。。”


曲呱呱侧躺在唐断腿身边,一条胳膊搭在她光滑的小腹上,半张脸贴在胸口蹭着那柔软的双乳。事后的曲呱呱脑子里一片空白,懒得去思考什么便开了口:“哦,到了春天我们可以试试。”


“嗯?为什么非要等到春天?”听闻此言唐断腿有些好奇,难道冬天的曲呱呱不仅需要冬眠,连生育能力也没有吗?


“嗯。。。按我们的习惯,春天雌性把卵生在水草里,雄性再去把精液洒在卵上,二者在水里结合,然后就等着小蟾蜍自己长成就行了。。”曲呱呱歪着头看唐断腿,“所以到时候把它们丢在家里自己长就行,我们还是可以到处去玩儿的。”


“你看我像是能产卵的样子?”唐断腿哀叹自己就不该对曲呱呱的常识有什么期待。


“啊?不能吗?”曲呱呱显得特别惊讶,“那怎么生?!”


唐断腿只好无奈地给曲呱呱上了一堂妇产课。


“你也太没常识了!”唐断腿不满地敲了曲呱呱的脑袋,“白修炼这么多年,光认吃了吗?!”


“诶诶诶!”唐断腿突然想到了什么,看着曲呱呱嘴角忍不住露出了笑意,“你说的那种方式,人家说‘操蛋’‘操蛋’的,是不是就是说你们啊哈哈哈哈哈哈!!”


曲呱呱沉默了一会儿,严肃地说:“我不操蛋,我操人。”


“好啊!再来!”唐断腿一个鹞子翻身就骑在了曲呱呱身上,挑衅地勾勾手指,不屑地笑,“你今晚上还能行?”


“你见过体力差的能成精?”


于是今晚屋子里的温度更高了

【END】


一个痴汉的脑洞

"这是你四师姐……"

韩洲出身青岩万花,师从琴圣苏雨鸾,此次出谷乃是代师父去秀坊问安的。一路同行的还有一位同门师姐,年长他几岁,见过世面,一时兴起给这初出茅庐懵懵懂懂的小师弟当了个江湖师父。

这位同门师父可谓是桃李满天下,刚到长安府便拉了个苗疆女子过来给韩洲认识,又顺便给他从已经出师的大师姐到最近新收的二十几师弟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徒(hou)弟(gong)们……可惜的是韩洲第一眼看见这位四师姐的时候就被那紫色裙子下露出来的两条大白腿给迷住了,以致于师父说了什么根本就没听清。

其实也不能怪韩洲好色,谁叫万花谷里的师姐妹们都把一双双好腿裹得严严实实一丝不露呢?唯有新入门的小师妹们穿得少些,可惜腿却不够长……

等到两位姐姐发现这小子两眼放光盯着的位置好像不大对的时候已经过去半柱香了,看他那好似饿了三天看见肉的狗一样的表情,师父觉得再不制止恐怕要出事。

其实苗疆民风开放,姑娘们穿得本就比中原少些,多看上几眼实在算不上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可问题在于韩洲腿迷心窍一时情不自禁就伸出手去摸了一把……

"你摸哪儿呐?!"这位四师姐比师父先动了手,韩洲还没来得及感慨师姐声音也很好听的时候就被"啪"地一声在脸上糊了个红红的巴掌印。

在韩洲的记忆里,这一巴掌并不疼,被记忆放大的是师姐微怒却迷人的表情,打人时一身细碎银饰相互碰撞发出的悦耳声响,手上带着似乎是苗疆药草独特的淡淡香气……还有……

一只比寒洲脑袋还大的黑乎乎多毛
蜘蛛。

"救命!!!!!"

如果不是年轻人心脏尚好,这里应该就可以写上"韩洲,卒"了。

韩洲,年方十六,生平无所畏惧,惟恐蜘蛛。